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科普知识 > 科普知识

一条人命值多少?耶鲁大学教授投书说...

高博亚洲快讯:

一条人命值多少?你愿意为多活1天、1周、1个月、1年甚至很多年,付出多少代价?耶鲁大学教授佛曼投书华尔街日报,指出美国媒体经常凸显药价过高的报导,但其实更应该引导出广泛的对话和共识,才能有效防止不肖医药相关业者漫天开价,毕竟健保费用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,而且医疗预算少花1块钱,就能多投入1块钱在教育、基础建设或农业等其他地方。

佛曼教授以成本为出发点,提出一个假设:有种药物能延长美国3.2亿人口每个人1年的生命,而每人所需成本为1,000美元,如此整个国家就需要3,200亿美元,相当于联邦医疗保险预算一次性费用的一半,所以这个提案不算太荒谬。

若每人所需的成本提高到1万美元,总金额则为3.2兆美元,这可就不是小数目,已经接近联邦政府的总预算。不过这笔钱或许还有办法可分期摊还。

若把金额再提高到每人10万美元,总成本就是32兆美元,是美国整体国内生产毛额的两倍。就算可分成80年摊还,但每年的成本还是高达4,000亿美元,几乎是可负担健保法案成本的三倍。

这种状况恐怕就显得有点过分。然而,大家似乎已经愈来愈习惯为新奇的治疗破例,爬上攀往我们负担不起的价格阶梯。是否核准每年成本假设要10万美元、一定要使用一辈子的治疗方式,关系到的是资源配置的问题。

以Orkambi为例,这种用来治疗囊性纤维化疾病的药物,每年要25.9万美元,病人必须终生服药。再以葡萄糖脑甘脂酶为例,这种药物每年成本超过30万美元,同样也是必须终生服药,才能避免高雪氏症致命的并发症。Soliris则是另一个例子,这种治疗阵发性夜间血红素尿症的罕病药物,每年需40万至50万美元,患者也得终身服药。

如果需要用到这些高价药物的人不只有一小群,我们还会允许健保负担这么贵的药品吗?

解决办法并不是减缓开发治疗方式的速度,生命绝对是无价之宝。不过,无上限地把钱用在减缓任何正在发展中的疾病,等于是破坏其他能促进健康和充实生命的机会。不就治疗成本的议题进行充分对谈,就无法讨论出究竟何种办法才能符合最多数人的利益。为一种药多花钱,通常就等于拒绝了另一群人接受治疗的相等机会,而后者或许更有价值。

© 2015 高博亚洲版权所有.C1t3673